《鹤唳华亭》的剧情是从“太子冠礼案”展开故事的,借由这个案子把朝堂局势展现了出来,无非就是太子有朝臣支持,但是不得皇帝喜爱,皇帝处处袒护大皇子萧定棠,任由萧定棠打压太子。

萧定权是非常不受宠爱的,他当了皇太子这么多年,却只是挂名,皇帝迟迟不为他行冠礼,他的大哥早早就冠礼了,可以去封地当藩王,皇帝却破例不让他走,仍然让他住在宫里,承欢于膝下。

贵妃的野心,皇帝的偏宠以及中书令一派的支持让萧定棠造成了一种错觉,即便萧定权已经入主东宫,但他就是有能力与这位尊贵的三弟抢尊位,因为太子没有冠礼,地位不稳,只要生米还没煮成熟饭,他上位的机会就多的是,所以他不担心,贵妃也不担心。

然而,萧定棠没想到的是,大儒卢世瑜带领所有文臣雪中下跪都没让皇帝妥协,顾思林利用一封军报让皇帝退了,顾思林手握重权,镇守边疆的都是他的部下,他是最好的退敌人选,正因他如此位高权重才会让皇帝如此忌惮,如此苛待太子,因为顾家永远是太子的靠山。

皇帝之所以为太子安排冠礼就是因为顾思林,冠礼对太子意义重大,没行冠礼之前太子只是太子,有太子的尊贵,却没有亲政的资格,行冠礼之后,太子才能拥有掌权的资格,才能碰朝政事务,一旦太子亲政,萧定棠再想上位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萧定棠才会不惜写下那封斥责太子不忠不孝的骂书,利用吴内人大闹冠礼,为的就是阻止太子拿到实权,萧定棠以为自己的筹划万无一失,将计就计把太子给算计了,没想到太子棋高一着,使出了计中计中计,利用已经失去说话能力的吴内人和假卷轴诈了萧定棠,成功把主动权带到了自己手里。

萧定棠心虚不已,生怕被证人指证,情急之下反而不打自招了,即便皇帝及时打断了萧定棠,没让他过于失态,但满朝文武还是知道了萧定棠阻止太子行冠礼并陷害太子的事情,野心勃勃的萧定棠完美诠释了啥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鹤唳华亭皇上为什么不喜欢皇太子 《鹤唳华亭》冠礼对皇太子意义重大

小说《鹤唳华亭》是古代权谋+言情题材,虽然这一题材的作品在网文世界里汗牛充栋,但《鹤唳华亭》是其中屈指可数的好作品。作者有着深厚的古文功底,小说的行文主要是以古白话为主,更难得的是,《鹤唳华亭》跳脱出了一些古言小说情情爱爱的小格局,其权谋书写展现出了宏大的视野与胸怀。而就目前播出的剧集来看,剧版《鹤唳华亭》没有如之前有读者担忧的“毁原著”。相反,无论是服化道、镜头、节奏、剧情、格局,《鹤唳华亭》都是今年播出的古装剧里的上乘之作,有爆款潜质。之后的问题只是,如何将这份上乘保持到底。小说《鹤唳华亭》讲述的是,储君萧定权不为皇帝所容,最后为家国天下孤身犯险,收付兵权交于国家自己背负千秋骂名而死的故事。目前剧版的情节较小说有了很大的改动,但人物个性、人物关系则很好地延续下来。虽然是架空,但跟《琅琊榜》《知否》一样,《鹤唳华亭》的时代美学主要来自于一个真实的朝代,宋朝。剧集一开始,就揭示了皇帝萧睿鉴(黄志忠 饰)与太子萧定权(罗晋 饰)的矛盾,确切地说,是皇帝对太子的厌恶。

《鹤唳华亭》中萧定权虽然是南齐的太子,但从第一集开始就活得危机四伏,不仅弟弟萧定棠觊觎他的太子之位,就连父亲萧睿鉴也有意无意针对他。三年前,先皇后薨,皇帝却将城门紧闭,不让太子见先皇后最后一面。之后,太子在寺庙里守孝已满三载,年满双十,尚未婚冠,开国百年未有过的这样的先例。

后来三阿哥胤祉看出康熙对胤禔的不满,告发他用魇术害胤礽,康师傅大怒,骂他为“乱臣贼子”,直接圈禁了。

要说历史上皇帝对于自己国家的贡献,可以说是康熙与朱元璋他们的贡献不分上下。朱元璋的人生大半辈子都在打仗,小半辈子剩下的时间来治理天下,奠定了大明王朝二百年多年来的江山。而清朝康熙名义上是在守江山,其实也是在开拓,是清朝最为重要的一代君王。如果没有他的稳定,清朝也不会稳坐中原。那为什么两任皇帝有很大不同,朱元璋很放心太子执掌朝政,那康熙为什么害怕太子夺权?小编觉得这两个人的性格差异所导致的问题,两个人性格不同,在对待儿子的问题上也有所不同。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分析一下。

电视剧《鹤唳华亭》中,萧定权是男一号,理所当然的,他有好几条感情线。在萧定权的身边,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女人,她们一个是聪明伶俐的婢女顾阿宝,一个是温柔端庄的太子妃张念之。

当然,从观众的上帝视角看,太子纯孝,为人正直,才学兼备。但太子极有可能亲外戚,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这点从皇帝对着皇后的画像回忆太子小时候的事情就可以看出来。权力之争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哪怕最后皇帝和外戚争权。所以在封建社会,皇帝集权是重中之重的事情。而剧中皇帝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在皇帝眼里,太子是一个患得患失的人,所以每每他越在意老师,在意舅父,皇帝偏偏要打压他的情之所系。

皇帝对萧定权特别复杂,于公而言,他和萧定权有君臣之别,皇帝和太子没什么感情可谈的,毕竟太子将来会夺走皇帝的一切权力。于私而言,萧定权是他的儿子,但两人之间父子关系并不和谐,一点都不亲近。比起对萧定权的冷淡,皇帝显然更加喜爱萧定棠。

萧定棠为何敢陷害太子,敢和太子对着干,还不是有皇帝给他撑腰,皇帝打发其他已经行冠礼的儿子出京,唯独留下他,可不就是为了制衡太子么。别看萧定权总是哭哭哭,他精明着呢,绝对不是逆来顺受的人,两个儿子斗的越厉害,高高在上的皇帝就越稳。

说白了,皇帝扶持萧定棠,拖着不给太子行冠礼,就是不希望萧定权掌控实权,他这个儿子太桀骜了,很难被掌控,朝廷里那么多大臣都支持萧定权,本来就会让皇帝产生危机感,何况萧定权背后还有他母亲顾思卿的母族当后盾。

顾家是将门世家,手中握有兵权,能够调动戍守边疆的大军,顾思林是名满朝野,震动天下的大将军,位高权重,名声过大,有这样一位大将军在,皇帝怎么能睡得安稳呢,天子忌讳的不就是功高震主么。如果过早给了太子实权,再加上顾家的扶持,萧定权但凡动一点歪心思,他这个皇帝就没啥好下场。

皇帝知道太子不行冠礼就是挂名的,只是一个尊贵的空架子而已,越是这样越能刺激萧定棠的好胜心,冠礼之后,原本平衡的局面就会倾向于太子,萧定棠可就处于弱势了,所以萧定棠知道太子将行冠礼之后才会那么着急,才会不惜一切设局阻止,皇帝还需要用他继续牵制太子,断然会保他,不会真的弃他不顾。

鹤唳华亭皇上为什么不喜欢皇太子 代表亲政之资

皇帝并不是那种昏聩之人,他知道在多个皇子中,萧定权最具才略,是继承大统的最佳人选,哪怕他私下更偏爱齐王,考虑到江山社稷的长久稳固,他也没有废掉太子。但于私,他是真不喜欢萧定权,不喜欢他有一半的顾家血脉,不喜欢萧定权有舅舅顾思林这个大靠山,不喜欢太子过于优秀、风头太盛分掉了自己的威严。所以,皇帝只能变着花样地虐待萧定权,就有了开篇的那一幕。

一旦外戚势力壮大(比如掌握一个国家的兵权),形成难以控制的力量,很可能就会出现外戚专政的局面。例如,西汉时吕氏、霍氏以及唐代武氏等等,所以历代皇帝对外戚势力既依赖又警惕。

《鹤唳华亭》的魅力,不仅在于精彩且具有格局的权谋戏,也在于它的这份庞大的孤独感和悲剧感。当前剧集出色还原,值得我们一追。

《鹤唳华亭》中萧定权虽然是南齐的太子,但从第一集开始就活得危机四伏,不仅弟弟萧定棠觊觎他的太子之位,就连父亲萧睿鉴也有意无意针对他。三年前,先皇后薨,皇帝却将城门紧闭,不让太子见先皇后最后一面。之后,太子在寺庙里守孝已满三载,年满双十,尚未婚冠,开国百年未有过的这样的先例。

金瀚饰演齐王萧定棠,是剧中的反派太子的老师、吏部尚书、大儒卢世瑜(王劲松 饰)率诸多文官下跪谏言,门外天寒地冻、大雪纷飞。太子知悉后,执意从寺庙离开,亲自给老师和其他大臣送暖手炉,劝走几个大臣,脱掉朝服,揽下干涉庶政的罪名,赤脚下跪请罪。太子连跪数小时,冻得脸色发青,浑身颤抖,皇帝依旧不为所动。

从这个角度来看,皇帝的顾虑不无道理。首先大王的外公出身市井,身份低微,岳丈李柏舟虽然权势熏天,毕竟还在掌控范围内。如果将来大王即位,只要事先除掉李柏舟,压制贵妃派系即可,再狠一点甚至可以去母留子。这远远比德高望重的顾家好掌控。这就是为什么武德候一出手,太子立刻可以冠礼了一样。皇帝内心极其忌惮顾家的军功,但又不得不让他带兵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