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由罗晋、李一桐、黄志忠、张志坚、金瀚等主演的电视剧《鹤唳华亭》正在热播,正在追剧的很多观众都非常好奇为什么作为太子的萧定权已经堪称完美了,可却偏偏不受皇帝的喜欢呢?本篇文章小编就为大家带来了鹤唳华亭中皇帝讨厌太子的原因以及鹤唳华亭最后的太子是谁。一起来看看。

​​​​​​​鹤唳华亭皇帝为什么讨厌太子

电视剧《鹤唳华亭》开播,一开始罗晋饰演的太子给人印象真的是太弱了,虽然是太子,但完全不受宠,很多人就好奇了,皇上为什么讨厌太子呢?既然不喜欢废了不就是了吗,一直折腾他有什么意思?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忌惮太子身后的外戚力量。

鹤唳华亭皇上为什么不喜欢太子 鹤唳华亭最终的太子是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皇帝眼中的齐王与太子所以,萧定权满心是苦,始终孤独。小说里有一段萧定权孤独的描写,很是动人:“宙无尽,宇无极,四野八荒,玄黄莽苍,北溟之外尤有北溟,青云之上尤有青云,这都是凡夫俗子的目力永远无法穷尽的。然而比廊影更阴沉,比落日更炽烈,比这天地更空茫的,却是凡人腔子里一颗空落落的心……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了遏制那无边无垠,痛彻心扉,上不可告父母,下不可示妻儿的寂寥,他是使用了怎样的方法才逼迫得自己不至哭喊出声。”在《思悼》中,世子更近于一个普通人,所以他被父亲逼疯了;在小说《鹤唳华亭》中,萧定权被刻画为一个理想的君子形象,他有强大的信念、强大的内心、强大的爱,他没有在父亲的贬损下走向毁灭,而是不断淬炼,最终显示的是君子本身,“春风风人,夏雨雨人,抚近柔远,下车泣罪”。但最终,无论是他还是顾家,均不得善终。“鹤唳华亭”来自于“华亭鹤唳”的典故。《世说新语》记载,晋惠帝太安二年,“陆平原河桥败,为卢志所谗被诛。临刑叹曰:‘欲闻华亭鹤唳,可复得乎?’”西晋一代名士陆机临死前,发出“华亭鹤唳,岂可复闻”的哀叹,留恋过去的生活,感慨生平,悔入仕途。小说和剧集以此为名,也奠定了其基调:可怜生在帝王家。《鹤唳华亭》的魅力,不仅在于精彩且具有格局的权谋戏,也在于它的这份庞大的孤独感和悲剧感。当前剧集出色还原,值得我们一追。

张念之虽然是萧定权名义上的妻子,拥有太子妃的头衔,但和顾阿宝比起来,张念之的存在感其实很低。

在这偌大的宫中,一些明争暗斗是避免不了的,在得知萧定权自杀之后,愿得一心人,与君看尽浮沉,细数晨昏,没了他,阿宝是断断不能独活的。煎熬了没有他的六个月后,阿宝诞下小世子,便也追随着他去了。

冠礼是古代男子的成人礼,对于太子来说,越早行冠礼,就能越早执掌国政。但皇帝却迟迟不为他办冠礼。与此同时,庶长子齐王萧定棠(金瀚饰)已婚冠,却仍未前往封地,言路纷纷,人心惶惶,故事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

三年前,先皇后薨,皇帝却将城门紧闭,不让太子见先皇后最后一面。之后,太子在寺庙里守孝已满三载,年满双十,尚未婚冠,开国百年未有过的这样的先例。冠礼是古代男子的成人礼,对于太子来说,越早行冠礼,就能越早执掌国政。但皇帝却迟迟不为之办冠礼。与此同时,庶长子齐王萧定棠(金瀚 饰)已婚冠,却仍未前往封地,言路纷纷,人心惶惶。

《鹤唳华亭》这部电视剧,改编自雪满良园的同名小说。除了男女一号罗晋、李一桐之外,黄志忠、张志坚、王劲松、刘德凯等几位老戏骨鼎力加盟,更是成为最大的看点。从《鹤唳华亭》最初两集的播出情况来看,电视剧进行了较大幅度的改变,原着小说从骨子里,还是以言情为主线。不过电视剧版的《鹤唳华亭》,显然是将权谋放在了更为重要的位置。

《鹤唳华亭》一开播,就用一段原着中没有的权谋戏,集中展现了朝堂之上,罗晋扮演的太子,金瀚饰演的齐王,以及黄志忠扮演的皇上,几派势力明争暗斗,确实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不过很多观众,在弹幕上也纷纷表示,《鹤唳华亭》开头完全看不懂,尤其是皇帝和太子二人的关系。

鹤唳华亭皇上为什么不喜欢太子 鹤唳华亭皇帝为什么讨厌太子

既然让他做了太子,为什么还要一再刁难呢?何苦非折腾他不可?其实这是《鹤唳华亭》整部戏,也是原著小说的核心所在。皇上并不是不喜欢太子萧定权,而是不喜欢萧定权背后的外戚力量。

记得小说中有一个片段,萧定权和顾阿宝同房,张念之撞破这一幕,她一边哭,一边给了顾阿宝一耳光。在张念之离开后,顾阿宝担心萧定权惹上麻烦,让萧定权也离开。萧定权拒绝了。当时,萧定权的母亲去世,按照规矩,萧定权不能和妃嫔同寝。要是被其他人抓住把柄,萧定权的太子之位或许会被废,尤其是萧鉴不那么喜欢萧定权。萧定权能为顾阿宝做到这一步,喜欢她是肯定的。

倒也不怪胤禔这么自信。他的母族是个大靠山,前面说过了,惠妃出身叶赫那拉氏,而此时朝中还有另一个叶赫那拉氏的权臣:明珠!只要操作得当,这些都是他登上太子之位的资本。

历代皇帝对外戚势力既依赖又警惕。依赖,则诚如史记《外戚世家》中开篇所说,“自古受命帝王及继体守文之君,非独内德茂也,盖亦有外戚之助焉”。司马迁举例道,夏代的兴起是因为有涂山氏之女,殷代的兴起是由于有娀氏的女子,周代的兴起是由于有姜原及太任。

但他虽然炮灰了,却为弟弟们做出了示范,就像一块肉本来在老虎嘴里,群狼围着垂涎欲滴,不敢抢。可老虎忽然也变成了狼,有一只狼扑上去抢食,不管有没有抢下来,别的狼也都蠢蠢欲动了!

要说萧睿鉴一点也不喜欢萧定权也不是,要不然萧定权赤脚雪中长跪的时候,他不会差人去送御寒的衣服;不会深夜拿出顾皇后的画像,对着画像说萧定权小时候的事;原著结局里更不会看着萧定权遗腹子阿琛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