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华亭:皇帝为何不喜欢太子?太子太像《琅琊榜》中的祁王萧景禹!

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看了由罗晋和李一桐主演的电视剧《鹤唳华亭》,这部电视剧真的非常的精彩,让我们想到了当年的《琅琊榜》。当然相对琅琊榜还差了一点,但确实也是比较好看的。这部剧真的非常的精彩,可惜就是更新的太慢了。

在剧中,我们都看到了皇帝非常不喜欢太子,对太子有一种陌生感,很多人都奇怪,这到底是为什么?同样是自己的儿子,为什么对待齐王和对待太子差别那么大?其实看完目前的几集后我们发现,太子和《琅琊榜》中的祁王萧景禹太像了。

都是有一个强大的外亲,太子有舅舅这个军中大佬,而萧景禹也是有林燮这个舅舅在。而且同样的是,两个人都是非常的贤德,太子在朝中有一批老臣尊敬,而萧景禹在朝中的影响力也是十分重大的,所以作为皇帝他们心中有所担心。

鹤唳华亭为什么皇帝不喜欢太子 太子太像《琅琊榜》中的祁王萧景禹

按照古代的皇室习俗,萧定权身为皇后的长子一定是受到众星捧月般宠爱,为何到了萧定权这却不断受萧睿鉴敌视?原来是萧定权的身世给他带来了麻烦。萧定权的母亲来自权倾朝野的顾氏家族,昔日萧睿鉴得乘大宝还借助了顾家势力。

刘德凯饰演顾思林,太子的舅舅。顾思林推门前,他与皇帝的表情均暗藏风云萧定权是皇帝的亲生骨肉,是皇帝立他为太子,萧定权也远非无能之辈,恰恰相反,他是个能人,那为何皇帝如此讨厌太子?开篇这个冲突就已暗示观众,最首要的因素是,太子有一半的外戚血脉,而在本朝,外戚势力已对皇权的扩张形成极大的掣肘。翻开中国古代历史,外戚政治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外戚,即皇帝的妻族或母族,外戚政治,即皇帝的母族或者妻族凭借同皇室的关系,参与国家的政治、军事的管理,一旦外戚势力壮大(比如掌握一个国家的兵权),形成难以控制的力量,很可能就会出现外戚专政的局面。例如,西汉时吕氏、霍氏以及唐代武氏等等。历代皇帝对外戚势力既依赖又警惕。依赖,则诚如史记《外戚世家》中开篇所说,“自古受命帝王及继体守文之君,非独内德茂也,盖亦有外戚之助焉”。司马迁举例道,夏代的兴起是因为有涂山氏之女,殷代的兴起是由于有娀氏的女子,周代的兴起是由于有姜原及太任。当皇帝还是皇子时,外戚的力量往往受到倚重,他们是皇子登上皇帝宝座的重要支持,是为新帝扫除障碍的左臂右膀。而历朝历代,“投资”皇子都是一门重要的朝堂政治,一朝天子一朝臣,官员们总得为自己的未来谋划。对于外戚而言,也乐于倾其所有辅助皇子称帝,就像吕不韦说的,“劳作立身,其利十倍;珠玉无价,其利百倍;谋国之利,万世不竭”。顺利称帝,外戚家族也会荣宠一时,飞黄腾达。就比如吕后在惠帝期专政十几年,吕氏家族多人封王。《鹤唳华亭》中,皇帝昔日得乘大宝,是因为他娶了顾思林之妹,借助了顾家的势力。当时顾氏心另有所属,顾父执意将她许配给萧睿鉴,为的是有朝一日萧睿鉴能称帝,女儿能成为皇后,外孙萧定权能成为太子,让顾家世代不衰。可问题是,当皇帝登顶之后,当他大权在握,因为皇权的集中、统一、唯一,皇帝会对外戚势力保持警惕。一旦外戚力量与皇权形成对抗,皇帝的第一反应是,除掉外戚。就比如历史上汉武帝一开始能被立为太子,主要是由于与馆陶长公主刘嫖之女陈阿娇的联姻。但汉武帝即位后,馆陶长公主居功自傲,“帝非我不得立”,有干政之举,后来汉武帝找个理由废掉了陈皇后。因为对吕后摄政心有余悸,汉武帝为遏制外戚势力,后宫只要生子者,“无论男女,其母无不谴死”。后来汉武帝立卫子夫为皇后,卫青在反击匈奴过程中多次立下战功,卫子夫之子也立为太子,家族盛极一时。多疑的汉武帝愈发警惕卫氏家族。终于借巫蛊之祸,杀了卫太子,卫子夫自尽,卫氏家族遭受株连,一个大家族由此覆灭。因此再看历史,虽然外戚一荣俱荣的例子不少,但一损俱损,一个家族从极盛到瞬间毁灭的例子,更不在少数。班固的《汉书外戚传》记载了二十五个后妃的事迹及其母家的情况,西汉一代“后庭色宠著闻二十有余人,然其保位全家者,仅文、景、武帝太后及邛成后四人而已……其余大者夷灭,小者放流”。普及了这一历史背景,观众就能明白《鹤唳华亭》中,皇帝对顾家和太子的忌惮。其一,他依仗外戚势力称帝,这并不是什么光鲜的事,当了皇帝的人对于继位正统性尤其敏感;其二,先皇后顾氏从来都不是心属于他;其三,当下顾思林兵权在握,势力根深蒂固,哪怕身为皇帝,他仍动他不得;其四,太子有贤名,朝廷内又多有死忠,对皇权也是潜在“威胁”……这几个因素的叠加,让他的内心渐渐走向扭曲,他便将所有的恨意都施加在顾皇后之子萧定权身上。皇帝并不是那种昏聩之人,他知道在多个皇子中,萧定权最具才略,是继承大统的最佳人选,哪怕他私下更偏爱齐王,考虑到江山社稷的长久稳固,他也没有废掉太子。但于私,他是真不喜欢萧定权,不喜欢他有一半的顾家血脉,不喜欢萧定权有舅舅顾思林这个大靠山,不喜欢太子过于优秀、风头太盛分掉了自己的威严。所以,皇帝只能变着花样地虐待萧定权,就有了开篇的那一幕。随之剧情进入了第二个风波,冠礼风波。这起风波更是跌宕起伏、反转不断,齐王想借冠礼仪式陷害太子,太子得知后,也早有应对。但他还是顺水推舟,想借此“试探”他在皇帝心中的地位,虽然他早就知道,皇帝偏爱齐王远甚于他。

《鹤唳华亭》中,罗晋饰演的萧定权成最惨太子,不仅哥哥齐王一直觊觎自己的太子之位,连父亲也不喜欢他,总是偏袒齐王,很多人都觉得奇怪,皇帝为什么不喜欢萧定权呢?

太子的老师、吏部尚书、大儒卢世瑜(王劲松 饰)率诸多文官下跪谏言,门外天寒地冻、大雪纷飞。太子知悉后,执意从寺庙离开,亲自给老师和其他大臣送暖手炉,劝走几个大臣,脱掉朝服,揽下干涉庶政的罪名,赤脚下跪请罪。太子连跪数小时,冻得脸色发青,浑身颤抖,皇帝依旧不为所动。

《鹤唳华亭》是一部IP剧,改编自同名小说。故事里,顾阿宝本名陆文昔,是清廉官员陆英的女儿。遭遇家庭变故前,她已经认识萧定权,并且,和萧定权互许终生。父亲被齐王害死后,陆文昔化名顾阿宝,潜入东宫当涣衣婢女。萧定权和齐王明争暗斗,顾阿宝替萧定权出谋划策,逐渐成为萧定权的头号军师。

他从不计较个人名利,洪武24年,秦王因为藩国有很多错处,被召回京师。皇帝准备将他处罚,反而经过太子的劝解,秦王免除了惩罚,被放回了藩国。大家都知道他是皇帝,是一个主观性很强的人,他要惩罚的人绝对不会姑息。经过太子出面就解决了问题,其实这就是皇帝在扮白脸,他把好人的机会让给太子,让太子招揽人心,树立一个仁慈君主形象。

这也是我为什么皇帝不喜欢他们的原因,皇帝害怕别人窥视自己的皇位,所以内心总是产生怀疑,最终也导致对太子冷漠。当然在皇帝的心中太子的地位也是很高的,但还要磨炼,还要打压,还要等自己老了才行。你们觉得呢?

鹤唳华亭为什么皇帝不喜欢太子 鹤唳华亭

萧定权想测试“天心”令萧定权心寒的是,在调查风波过程中,皇帝一而再再而三地偏袒齐王。尤其是,皇帝让殿帅暗示太子,让他在第二天上朝时,将黑锅背下来,皇帝会保他。结果当太子在朝堂上为齐王背下罪名后,齐王的岳父、中书令李柏舟(张志忠 饰)直言需要废掉太子,皇帝最后发话,让太子去宗正寺等待发落。这是太子万万没想到的,父亲为了偏袒齐王,可以对自己狠心到如此地步。他这才绝地反击,揭示真相,但仍为皇帝和齐王留了余地。《鹤唳华亭》中,皇帝变着法子贬损、否定、欺辱、打压太子,“嬖子配适”,这与韩国电影《思悼》中,英祖打压世子是一模一样的。世子一开始对英祖心存敬畏,也努力去迎合、讨好,但因为英祖恐慌于世子的美名与势力对自己王权的威胁,他只能变着法子地否定世子。像世子写了文章得到百姓称颂,英祖都大为不悦,劈头盖脸斥责世子,最后还冷冷留下一句:“我哪怕有另一个儿子……”世子终于在英祖的否定下被逼疯了,也就有后来世子被关米柜活活饿死的“壬午祸变”。萧定权没有被逼疯。但萧定权的孤独,与世子的孤独是一样的。他们都是棋盘上的棋子,身不由己。就像萧定权请求老师别走说的:皇帝虽偏爱齐王,也是想用齐王来节制他,武德侯掌握兵权在外,皇帝用他来节制武德侯,他萧定权以后只会更难。而皇帝也曾跟殿帅说过齐王与太子的区别,一个先是儿子,一个先是臣子。皇帝明明是萧定权的父亲,但萧定权非但得不到丝毫父爱,反倒要接受更严苛的君臣关系。

他的母亲惠妃出身满清贵族叶赫那拉氏,身份并不低,如果康熙的皇后没有生出儿子,那他就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但胤礽出生了,他只能退居二线。

其实在历史这样的事情很多,汉惠帝、汉成帝皆为外戚困扰,依靠外戚扶持登基,却又没有足够的实力对抗外戚的扩张,单纯靠亲情是没办法对权力进行自制的。

当时顾皇后爱上的是其他人,但顾父执意要把顾皇后嫁给萧睿鉴,为的就是萧睿鉴当上皇帝后,外孙萧定权也能当上皇帝,顾氏家族就能长盛不衰。萧睿鉴称帝依仗顾家,顾皇后心另有所属,这两件事本来就让他很不爽,把怨恨就转嫁给了儿子萧定权。

从这个角度来看,皇帝的顾虑不无道理。首先大王的外公出身市井,身份低微,岳丈李柏舟虽然权势熏天,毕竟还在掌控范围内。如果将来大王即位,只要事先除掉李柏舟,压制贵妃派系即可,再狠一点甚至可以去母留子。这远远比德高望重的顾家好掌控。这就是为什么武德候一出手,太子立刻可以冠礼了一样。皇帝内心极其忌惮顾家的军功,但又不得不让他带兵出征。

后来汉武帝立卫子夫为皇后,卫青在反击匈奴过程中多次立下战功,卫子夫之子也立为太子,家族盛极一时。多疑的汉武帝愈发警惕卫氏家族。终于借巫蛊之祸,杀了卫太子,卫子夫自尽,卫氏家族遭受株连,一个大家族由此覆灭。